76人登頂東部背後的秘密:初為人父的恩比德有了更大的動力

由籃球迷編輯整理,經常看喬爾·恩比德比賽的球迷,肯定會非常熟悉一個場景,那就是這位身高2.13米、體重127公斤的內線巨無霸,會像一棵被伐倒的參天古樹一般,頻頻地倒在地板上。但這樣的場景,對於第一年接過76人教鞭的道格·里弗斯來說,還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。

“看他倒下真的很讓人害怕,”里弗斯說。

本賽季到目前為止,恩比德場均可以得到28.5分,排名NBA第4位。這個數字,也是1999-00賽季的奧尼爾(場均29.7分)之後,NBA五號位球員的場均最高分。但很多時候,恩比德前一分鐘還在內線橫行無阻,後一分鐘他就會因為各種原因摔倒在地,而且這樣的情況每場比賽都會出現好幾回。

這樣的場面,不僅讓主帥里弗斯膽戰心驚,也讓每個關注76人比賽的人提心吊膽。比如里弗斯的女兒、塞斯·庫裡的妻子卡莉·里弗斯,就曾給自己的父親打電話,說:“喬爾真的是每場比賽都能把我的魂嚇出來。 ”

對於外界的擔心,恩比德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。他不止一次強調,自己這樣頻頻地倒地,其實都是設計好的。他還說自己是通過看足球比賽,看足球運動員們在場上的動作,進而找到的靈感。

“人們總是會很擔心,不斷地問我:’為何你會摔倒那麼多次?’”恩比德說,“我總是那樣地摔倒,是因為我不希望以反常規地角度落地,進而讓我的下半身承受太大的重量。畢竟很多的傷病,就是因此而來。”

1000-532

但在當地時間3月12日,恩比德一直在極力避免的意外情況,還是發生了。這一天,他剛剛結束了7天的自我隔離,重新回到賽場。此前因為跟新冠確診病例有密切接觸,他甚至還錯過了全明星賽。所以客場面對奇才的這場比賽,恩比德彷彿一頭出籠猛虎。打到第三節,他在20分鐘的出場時間裡,已經得到了23分、7個籃板和3次助攻,11投8中的高效率,顯示出他的好狀態。在他的帶領下,76人也領先了對手18分。一切,似乎都在朝著一個好的方向發展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恩比德接隊友託拜亞斯·哈里斯的傳球,在跟奇才後衛加里森·馬修斯發生身體接觸的情況下,依舊完成了一個右手單手的空接扣籃。這個進球著實精彩,但也因為那次接觸,讓恩比德在落地的時候,左膝蓋出現了一個嚴重的反曲。他再次摔倒,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很快地從地上爬起來,臉上也滿是痛苦的表情。

“在我摔倒的那一瞬間,我滿腦子想著的都是:’我的賽季完了。’”恩比德說,“沒有冠軍了,也沒有MVP了,更沒有最佳防守球員了。 ”

1000-533

在過去6年的時間裡,76人的球迷一直都非常支持恩比德的那一句“相信過程”,也在期待著他和球隊能夠早日完成這個過程。對費城球迷來說,今年無疑是一個絕佳的時機,因為自從1月20日之後,76人就始終牢牢佔據了東部頭名的位置,他們最終也自2001年之後,再度以東部第一的身份進入季后賽。

但這種期待,在恩比德受傷到底的那一瞬間,立馬就變成了很多其他的情緒。對恩比德自己來說,這種情緒更多是一種無奈。“我當時的想法就是:’為什麼這種事情總是會發生在我身上。可能是我每次都在那個臨界點附近,所以有些事情到最後肯定是會發生的。’”

就在恩比德摔倒在奇才隊地板上,感覺到痛苦不堪的時候,在他費城的家裡,他6個月大的兒子阿瑟,也幾乎是同時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。“阿瑟一直都能睡一整夜,每個晚上都如此,”阿瑟的媽媽、恩比德的妻子安娜說,“不過他突然醒了,而且哭得歇斯底里,就好像他做了一個噩夢一樣。”

當時,安娜正在家裡的樓上看76人的比賽直播,親眼看著他的愛人痛苦地倒在地上。就在她為恩比德揪心的時候,他聽見兒子的哭聲,從監控器里傳了出來。

1000-534

“他們父子倆就像一對最好的朋友,”安娜說,“當阿瑟看到他(恩比德),那真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副畫面。而在那一刻,通過他們倆之間某種特別的聯繫,阿瑟好像知道發生了什麼。”

恩比德在被攙扶回到更衣室之後,也很快通過自己手機上的程序,連上了家裡的嬰兒監控器,看到了兒子驚醒的一幕。而這對父子倆的聯繫,從兒子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建立起來了。之所以給兒子起名叫阿瑟,是恩比德為了紀念自己的弟弟。在2014年,恩比德被76人用探花簽選中後沒多久,他的弟弟阿瑟就在家鄉喀麥隆遭遇了一起車禍,不幸離世。雖然跟弟弟差了7歲,但兄弟倆從小感情就很好,而阿瑟離開的時候年僅13歲。因為常年在美國練球,在阿瑟離世前,恩比德已經有4年沒見過他了。

“每次我想起他,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他優秀的品格,別看他還那麼小,但人真的很好,”恩比德說,“他過去總是會拿家裡的東西,去幫助鄰居和周圍的那些一無所有的人。所以當我了解到自己要有個兒子的時候,我第一反應就是,他的名字肯定會是阿瑟。”

1000-535

去年,恩比德的兒子出生,而他生活中的一切都隨之改變。他生活中要優先處理的事務、他的關注焦點,甚至他的性格特徵也都隨之改變。過去,他還曾經會花很多時間在社交媒體上,去跟網友爭辯各種話題,從他一直念叨的“過程”,再到跟西蒙斯的配合等等。但如今,他已經不會這麼做了。

“我希望兒子看到的都是我最好的一面,就像我看我的父親一樣,”恩比德說,“我希望他眼中的爸爸,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球員。”

這個賽季,恩比德花了更多時間在個人訓練上,兩位跟他合作多年的私人教練——德倫·哈倫和克里斯·巴布考克跟恩比德一起,將他的身體和比賽結束,推上了全新的高度。哪怕是賽季中期自我隔離那段時間,哈倫也為恩比德製定了專門的訓練,幫助他維持自己的身體狀態。

“這個賽季,喬爾很明確的目標就是要橫掃各種MVP獎項,”哈倫說,“他想要常規賽MVP,想要全明星MVP,更想要總決賽MVP。”

1000-536

如果不是突發情況,恩比德真的有機會衝擊全明星MVP。當時,前半個賽季場均可以得到30.2分和11.6個籃板的他,拿到全明星MVP的賠率,比勒布朗·詹姆斯還高,是24名全明星裡的頭號熱門。但接二連三的意外,不僅讓他錯過了全明星,也可能讓他失去爭奪常規賽MVP的機會。

受傷之後,恩比德很快接受了核磁共振的檢查。在等待檢查結果出來的那幾個小時裡,恩比德的情緒一直不高,因為他有一種很壞的預感。他的左腿無法受力,膝蓋也一直疼痛。曾經遭遇過膝蓋十字韌帶重傷的里弗斯,也為自己的弟子捏一把汗。

“我當時的感覺真的很不好,”里弗斯回憶說,“我也曾經傷過十字韌帶,他摔倒的那個動作跟我當時很像,沒有正常地落地,用的是腳後跟那個部位落地。”

里弗斯不僅為恩比德的健康擔心,也在為76人賽季的未來擔憂。費城人能夠在本賽季登頂東部,恩比德功不可沒,他在進攻端的傳球、技巧以及籃球智商,成為了76人本賽季在NBA賽場上拼殺的根基所在。“要是沒有他,我們還是可以打出很好的表現,但是,在沒有喬爾的情況下,我們什麼獎杯都贏不到。”

1000-537

幸好,結果跟恩比德的預感相反,他的膝蓋韌帶沒有問題,只是有些骨頭的挫傷。這次受傷,讓他休養了10場比賽,雖然恩比德的賽季沒有終結,但也因為這10場的休戰,恩比德在MVP的爭奪中被約基奇甩開了。

“我可能會因為這件事而傷心和難受,但這次我覺得的,我生命中發生的一切,都是有原因的,”恩比德說,“如果這個MVP不應該屬於我,那我覺得它就不是我的。而且從積極的角度想,這次意外可能也會讓我更好地保持身體健康,讓我為季后賽做好準備。因為如果我今年真的想全力衝擊MVP,那我可能就會像兩年前那樣瘋狂地表現。”

恩比德提到的兩年前,就是2018-19賽季。在那個賽季的常規賽里,恩比德的確展現了不俗的統治力,常規賽他交出了27.5分和13.6個籃板的數據,還帶領76人在首輪完成了對籃網的橫掃。但是在東部半決賽里,他們與當年最終奪冠的猛龍鏖戰7場後,最終敗在了萊昂納德的絕殺一球上。恩比德淚流滿面的表情,成為了那輪系列賽的一個註腳。

1000-538

而如今,恩比德似乎比兩年前更加成熟,也做好了在今年捲土重來的準備。在這個過程當中,妻子和新生的兒子,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回想起兩人相遇的場景,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。那是在2018年的紐約,兩人受到共同的朋友邀約,參加了一個有很多人參加的飯局。安娜並不了解NBA,她甚至在第一眼見到恩比德的時候,都沒有意識到他是個籃球運動員。直到恩比德從座位上站起來,看到他的身軀後,安娜才發現原來這傢伙這麼高。

“我們的關係,開始於一段美妙的友誼,”安娜說。恩比德的家鄉在喀麥隆,而安娜則來自於巴西,兩人都是為了追逐夢想,來到了美國。彼此認識之後,他們發現了對方身上很多跟自己相似的地方。比如他們都喜歡足球,也都會說法語,同時也都把家庭放在第一位。而如今,他們也組建起了一個美好的家庭。

1000-539

在恩比德受傷之前,他的父母托馬斯和克里斯蒂娜正好從喀麥隆飛來了美國,老兩口本來是想來看看孫子,但卻意外地目睹了兒子的受傷。但父母在身邊,再加上妻子和兒子,這些至親在身邊陪伴,多少能夠減輕恩比德的疼痛。而且,因禍得福的是,在養傷的這段時間裡,恩比德也有了更多可以跟家人們相處的機會。

從小到大,恩比德印像中的父親,一直都是一個帶著嚴肅表情的堅韌男人。而除了恩比德父親這個角色,托馬斯還是一位軍隊的將軍,以及一位明星手球運動員。只不過,當父親這次來到費城後,恩比德發現了父親身上一些以前他從未發現過的特點。

“我記得我跟安娜說,我長這麼大都沒有見過他這樣笑,”恩比德說,“自從他來到這邊之後,幾乎到哪裡都是面帶笑容。特別是當他看到阿瑟,抱著他的時候,我真的是從來沒有見過他那副模樣。”

1000-540

在這樣的溫情氛圍中,恩比德很快地恢復了健康。但除了托馬斯的兒子,以及阿瑟的父親這兩個身份外,如今的他更希望在季后賽的舞台上,扮演好籃球運動員恩比德的角色。

“我們今年真的有機會去贏冠軍,”恩比德說,“我們有機會。”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